首页> 汽车 > 澳洲u网官方网站入口 - 日产前董事长戈恩声明:被错误地指控并被无理拘留
澳洲u网官方网站入口 - 日产前董事长戈恩声明:被错误地指控并被无理拘留

澳洲u网官方网站入口 - 日产前董事长戈恩声明:被错误地指控并被无理拘留

时间:2020-01-11 17:21:34   作者:匿名   热度:1401
摘要
美股讯,前日产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 在日本监狱被拘留了最后51天,他周二表示,他并未犯有经济上的不当行为。“我收到了毫无根据的指控,被不公正地拘留。”他在11月19日被拘留后的公开评论中首次发表评论说。2.要求日产暂时承担抵押品,只要该公司不收取任何费用,而我从其他来源收集抵押品。Juffali还协助日产在沙特阿拉伯开展制造工厂的谈判,并与沙特官员举行高层会晤。在此期间,日产的资产基础增长了两倍。
文章内容

澳洲u网官方网站入口 - 日产前董事长戈恩声明:被错误地指控并被无理拘留

澳洲u网官方网站入口,美股讯,前日产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在日本监狱被拘留了最后51天,他周二表示,他并未犯有经济上的不当行为。

“我收到了毫无根据的指控,被不公正地拘留。”他在11月19日被拘留后的公开评论中首次发表评论说。

以下是他针对指控的声明:

1.外汇远期合约

大约20年前,当我第一次加入日产汽车(Nissan)并移居日本时,我希望以美元支付薪酬,但对方告诉我这是不可能的,并给了我一份雇佣合同,要求我以日元支付薪酬。长期以来,我一直担心日圆兑美元汇率的波动。我是一个以美元为基础的人,我的孩子生活在美国,我和黎巴嫩有着密切的联系,黎巴嫩的货币对美元实行固定汇率。我希望我的收入具有可预见性,以便帮助我照顾我的家庭。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从2002年开始在日产汽车任职期间签订了外汇合同。在这一程序中有两项这样的合同存在争议。其中一份是在2006年签署的,当时日产的股价约为1500日元,日元兑美元汇率约为118日元。另一份是在2007年签署的,当时日产汽车的股价约为1400日圆,日圆兑美元汇率约为114日圆。

2008年至2009年的金融危机导致日产的股价在2008年10月暴跌至400日元,2009年2月跌至250日元(从峰值下跌超过80%),日元/美元汇率跌至80以下。这是一场没有人预料到的完美风暴。整个银行系统都被冻结了,银行要求立即增加我在合同上的抵押品,这是我自己负担不了的。

我面临着两个严峻的选择:

1. 辞去日产汽车的工作,这样我就可以得到我的退休津贴,我可以用它来提供必要的担保。但我对日产的道义承诺不允许我在关键时刻辞职;船长不会在暴风雨中跳船。

2.要求日产暂时承担抵押品,只要该公司不收取任何费用,而我从其他来源收集抵押品。

我选择了选项2.然后外汇合约被转回给我,而日产没有任何损失。

2. Khaled Juffali

Khaled Juffali一直是日产的长期支持者和合作伙伴。在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Khaled Juffali公司帮助日产募集资金并帮助日产解决涉及当地经销商的复杂问题。事实上,Juffali帮助日产重组整个海湾地区陷入困境的经销商,使日产能够更好地与丰田等优于日产的竞争对手竞争。Juffali还协助日产在沙特阿拉伯开展制造工厂的谈判,并与沙特官员举行高层会晤。

经日产相关官员披准,Khaled Juffali Company获得了相应的报酬,以换取这些使日产受益的关键服务。

3. FIEL指控

在我担任日产汽车(Nissan)首席执行官期间,有四家大公司试图聘用我,其中包括福特(Bill Ford)和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尽管他们的建议很有吸引力,但在我们正处于转机之际,我不能出于良心放弃日产。日产是我非常关心的日本标志性企业。虽然我选择不去追求其他的机会,但我确实记录了我所扮演的角色的市场报酬,如果我接受了这些工作,这些公司就会提供给我。这是我为自己将来的参考而保留的一个内部基准——它没有法律效力;它从未与董事们分享过;它从来不代表任何有约束力的承诺。事实上,联委会一些成员提出的退休后不竞争和咨询服务的各种建议并没有反映或参考我的内部计算,只是强调了它们假设的非约束性质。

与检察官的指控相反,我从未收到任何未披露的日产赔偿,也没有与日产签订任何具有约束力的合同,以支付未披露的固定金额。此外,据我所知,任何关于退休后薪酬的建议草案均由内部和外部律师审查,表明我无意违反法律。对我而言,测试是“死亡测试”:如果我今天去世,我的继承人是否可以要求日产支付除退休津贴以外的任何其他费用?答案是明确的“不”。

4.对日产的贡献

我用了20年的时间来重振日产,并建立这个联盟。我日以继夜地朝着这些目标努力,与日产在全球辛勤工作的员工肩并肩,创造价值。我们的劳动成果是非凡的。我们对日产进行了转型,从1999年负债2万亿日元转变为2006年底的1.8万亿日元现金,从1999年亏损250万辆汽车转变为2016年盈利580万辆汽车。在此期间,日产的资产基础增长了两倍。我们看到了Fairlady Z和Nissan G-TR的复兴;日产进入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工业,开创了电动汽车的大众市场;自动驾驶汽车的快速启动;三菱汽车加入联盟;2017年联盟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集团,年产量超过1000万辆。我们直接或间接地在日本创造了无数的就业机会,使日产汽车重新成为日本经济的支柱。

这些成就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快乐,仅次于我的家人。